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行业新闻>资讯内容

株洲“砂路”求解 城区两个新砂场建好后迟迟未见运营

发布日期:2018-06-01 查看次数: 151 作者:admin

核心提示:  “治理非法采砂,政府部门不能只关停取缔,应尝试寻找一种新的建材代替,或者寻找一个新的合法砂石输送渠道。”湖南株洲某砂场监管人员如是说。近年,在建筑用砂方面,株洲的供应能力远比不上市场需求,砂石市场频频告急,导致砂石价格高企。这也让城区建设完工的规范新砂场,面临着难以投产运营的无奈。​利益之下,过渡砂场不愿停产,新砂场建成却迟迟未能运营。01新砂场建成却面临难以投产困境按

  “治理非法采砂,政府部门不能只关停取缔,应尝试寻找一种新的建材代替,或者寻找一个新的合法砂石输送渠道。”湖南株洲某砂场监管人员如是说。

  近年,在建筑用砂方面,株洲的供应能力远比不上市场需求,砂石市场频频告急,导致砂石价格高企。

  这也让城区建设完工的规范新砂场,面临着难以投产运营的无奈。​

  利益之下,过渡砂场不愿停产,新砂场建成却迟迟未能运营。

  01新砂场建成却面临难以投产困境

  按照最初计划,株洲3个规范新砂场应该在2016年10月投入运营。如今,距离运营时间已过去一年半,走访发现,石峰区的新砂场离竣工还遥遥无期,已经完工或处收尾阶段的天元区和芦淞区砂场,却面临着迟迟未能投入运营的困境。

  5月28日上午,来到天元区群丰镇的天元区新砂场,硕大的钢架下仅有几名工人在做一些收尾工作,两个小沙堆在巨大空旷的沙坪场显得十分渺小,不仔细看还难以发现。

  事实上,去年年底,天元区新砂场就具备运营条件,至今却仍难以投入运营,没有砂石进入。

  当天下午,来到芦淞区曲尺村的芦淞区新砂场,这里各类设备场地均已完工,但同样只看到2名工人在做收尾工作,办公区则大门紧锁。一名工人称,“因为还没有投入运营,办公区还没人上班。”

  3个新砂场建设运营的滞后,导致了株洲城区砂石供应紧张,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砂石的市场价格。

  负责承建恒大华府楼盘的中建五局三公司项目经理王力争说,“2017年年初,株洲砂石的零售价格约为80元/吨,这已属高价;2017年下半年,就涨到了110元每吨。”

  昨日,天元区新砂场监管人员易先生说,株洲砂石的零售价格如今涨到了160元到180元每吨,且还常常有价无市。

  一年疯涨一倍的砂石价格,肯定会增加工程建设项目的成本,受此波及的还有一些正在装修新房的市民。

  芦淞区新砂场

  02洞庭湖禁采,外来砂石源头没了

  新砂场难以投入运营,很大原因是株洲本土砂石供应存在着先天不足。

  株洲县国土局工作人员邹先生介绍说,几十公里的湘江株洲县河段,因多年过度开采导致产能不足,采砂船采的很大一部分是石头。

  易先生也表示,因为株洲城区禁采砂,湘江株洲县段砂石仅能满足株洲县市场需要,难以供应到株洲城区,且运砂船经过航电枢纽时会增加运费,因此砂船不愿意把砂石运往城区。

  易先生说,天元区新砂场建好后,却难以找到规模较大的砂石来源。

  过去多年,株洲很大一部分砂石来自洞庭湖的湖砂。事实上,洞庭湖丰富的河砂成为了我省各地市甚至周边省市的重要砂石产地。有媒体报道称“,最高峰时,洞庭湖上有上千条挖砂船无序采砂,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砂石交易市场。”

  从今年开始,湖南省集中开展洞庭湖专项治理,短短3个月时间,就清除了近8万亩欧美黑杨,取消了几百个采砂、装砂码头。

  易先生说,在洞庭湖全面禁止采砂的大环境下,如今想从洞庭湖找到较大规模的湖砂渠道,已经很难了。

  天元区新砂场

  03市场暴利,乡村非法开采泛滥

  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株洲市场的砂石主要来自于湘江下游的湘潭以及株洲县的渌口、南洲镇一带。

  上周,在株洲县发现,因株洲砂石市场供不应求,加上缺乏合法的砂石供应来源,导致了非法碎石场、洗砂场、搅拌站在株洲县农村地区泛滥成灾,并形成了新的砂石产业链,它们给当地村民的生活环境造成了极大影响。

  这种传统砂石生产以中小企业为主的粗放式的发展模式导致环境污染、资源浪费、管理混乱,长此以往将无以为继,与环境友好、资源节约、社会和谐的可持续发展理念相背离。

  另一方面,它们的小规模产能无法满足株洲市场需要。

  一名业内人士介绍说,以工程、房地产项目最为集中的天元区为例,目前天元区每年市场需要的砂石约为500万吨,而目前市场仅能提供300多万吨,缺口仍有100多万吨。

  该人士称,“在供给关系紧张、城区新砂场无法投入运营的前提下,砂石价格将会继续上涨,非法采砂行为在暴利下将会愈演愈烈。目前天元区的砂石市场,每年就有10亿元左右的规模。”

  “治理非法采砂,政府部门不能只关停取缔,应尝试寻找新的建材代替,或者寻找新的砂石输送渠道。”昨日,株洲某新砂场监管人员说,如此才能缓解砂石市场供需紧张。

  天元区新砂场

  04内部矛盾,过渡砂场不愿停产

  一名新砂场的工作人员则表示,新砂场无法投入使用,和过渡砂场不愿关停不无关系。新砂场建设时在天元区、芦淞区均设置了一个临时过渡砂场,如今虽然新砂场已经建成,但在砂石生意暴利的大环境下,过渡砂场不愿意停止运营。

  去年,湘江株洲段采砂及砂场综合整治工作指挥部工作人员表示,在新建砂场建成投产后,将立即对过渡砂场进行拆除,稳定市场秩序。

  今年年初的一次湘江治理会议上,副市长何剑波在会议上明确表态,要立即拆除临时过渡砂场,让新砂场投入运营。

  近日,走访天元区和芦淞区的两个临时过渡砂场发现,虽然过度砂场规模和新砂场无法相比,但砂场内却一片繁忙,码头的船只、铲车、运砂车在砂场内络绎不绝。而在天元区群丰过渡砂场旁的一间房子上,还有白底黑字写了“还我潦洲岛”几个大字。

  上世纪80年代始,潦洲岛所在的湘江段陆续有挖砂船采石挖砂。至90年代,大量个体挖砂户涌入该河段,潦洲岛由此被逐步啃噬,虽经民间人士和本地媒体多次呼吁,其命运一直未能再被改观。2009年初,伴随着挖砂船隆隆的轰鸣声,潦洲岛永远地消失在了湘江水面。

网友评论

共有0条评论
马上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