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市场分析>资讯内容

铜价 未来存在上涨预期

发布日期:2018-02-09 查看次数: 295 作者:admin

核心提示:  2018年铜矿加工费影响依然存在,虽然最终矿山和冶炼企业均接受铜陵有色和自由港率先达成的基准价格,但在其他条款方面,矿山明显列出更为苛刻的条款,或影响长单的最终执行量,从而影响精炼铜供应。铜矿预估缺口较大自去年开始,全球铜精矿供应弹性主要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新增产能,第二部分是在产产能弹性,第三部分是停产产能复产。2017年主要的矿山增量大多数已经如期释放,不过厄瓜多尔矿山由于产量较大,因此是

  2018年铜矿加工费影响依然存在,虽然最终矿山和冶炼企业均接受铜陵有色和自由港率先达成的基准价格,但在其他条款方面,矿山明显列出更为苛刻的条款,或影响长单的最终执行量,从而影响精炼铜供应。

  铜矿预估缺口较大

  自去年开始,全球铜精矿供应弹性主要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新增产能,第二部分是在产产能弹性,第三部分是停产产能复产。2017年主要的矿山增量大多数已经如期释放,不过厄瓜多尔矿山由于产量较大,因此是分批次释放的。根据2017年的跟踪,十大铜精矿企业2017年供应增量为23.8万吨,2018年预估为31.5万吨,2019年预估为24.5万吨。

  另外,全球冶炼产能不断增加,这导致原料贸易商对于2018年矿紧缺的预期进一步加剧。这种格局导致此前铜陵有色和自由港达成的2018年长协基准价格受到挑战。一方面,国内冶炼厂采购小组成员均遵守率先达成的基准价格,导致其他矿山不得不接受该基准价格。但是,另外一方面,矿山和贸易商不甘心彻底接受,因此成交量、支付意愿、QPs、付款条件等其他附属条款上设置更为苛刻的条件,其中最核心的是长协量。根据原料端贸易商评估,2018年长协量或较2017年减少20%,这意味着冶炼企业不得不更多地面对铜精矿现货市场。

  现货加工费或降低

  我国的冶炼产能原本集中在2016年投产,但是因各种因素,2016年实际投产的产能并不多。另外,再生铜方面,2017年新增的再生铜项目不变,预估仍为80万吨。国外精炼项目扩产主要集中在2016年,计划精炼产能投放为45万吨,但是2017年国外精炼项目比较少,仅1万吨。另外,根据2017年跟踪结果显示,2018年哈萨克斯坦和越南冶炼产能有一定增量,为17万吨。2019年主要以印度为主,更远期展望主要是智利国家铜冶炼精炼项目。

  2018年,预计全球范围内投放精炼产能或在97万吨,并且主要以我国精炼产能为主;2019年,精炼产能预估投放120万吨,主要是我国和印度企业为主。2020年,主要是中色在刚果的10万吨项目。

  不过,由于原料端紧张,长单缩减,导致冶炼企业不得不面对现货市场,而现货市场加工费较低,虽然有远期升水的补充,但是预估未来的现货加工费可能还会降低。国内冶炼企业几乎没有能够在该加工费下盈利的企业,因此冶炼产能增加未必会导致供应增加。

  废旧铜进口政策严格

  政策拟2018年年底开始禁止铜废七类进口,《国家限制进口的可用作原料的废物目录》涉及铜的第六类和第七类,第七类进口原本监管的就比较严格,不单单需要进口资质,也需要进口批文。而截至2月初,2018年废七类进口批文总共五个批次,涉及废七类铜批文额度共不足20万吨,而去年前五批总额高达270万吨,差距明显。另外,进口政策对六类进口的夹杂物要求也趋于严格,整体废旧铜进口或受到较大影响。

  综合来看,由于铜精矿以及废旧铜等原料端整体大概率会有明显收缩,因此精炼铜供应弹性较小,除非需求大幅度低于预期,未来铜价整体以上涨为主。

网友评论

共有0条评论
马上注册